上交所拟允许信用账户开展相关交易申报 专家表示“对两融业务影响不大”

证券日报2021-09-14 21:45

本报记者 昌校宇 

9月14日,《证券日报》记者从上交所获悉,为提升和优化交易服务,上交所拟在近期允许信用证券账户开展相关交易业务申报,包括在综合业务平台进行大宗交易、盘后固定价格交易、可转债转股和可交换债换股业务申报、在固定收益平台卖出等五项内容。 

其中,允许信用证券账户在上交所固定收益平台卖出,已于今年8月16日上线。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对记者表示,核心要义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证券交易的便捷度,打通各项交易环节所,对于盘活信用账户具有积极意义。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看来,对信用证券账户交易业务开展申报审查,旨在管控债务风险,避免人为推高债务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那么,此次沪市允许信用账户股票参与大宗交易等业务,对两融业务发展有何影响?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交所允许信用账户在综合业务平台进行股票大宗交易,健全完善了沪市信用账户交易功能。不过,只能使用客户自有资金,而非融资或融券交易,这样对两融业务整体发展不会产生太大影响,风险整体可控。在综合业务平台上,开展盘后固定价格交易、可转债转股和可交换债换股业务申报、在固定收益平台卖出,扩展和提升了交易功能,丰富和优化了交易服务。 

山西证券南宁营业部投研总监谭富文认为,此举对两融业务整体发展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他向记者解释,“信用账户内深市股票大宗交易早就有了,这次沪市允许信用账户股票大宗交易,起到健全完善信用账户交易功能的作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用证券账户就是参与融资融券账户,接受保证金规则,可以通过杠杆买卖股票,在这些账户基础上,放开大宗交易、盘后固定价格交易等五项交易,主要目的是放开信用工具在这些领域的使用,如可以通过杠杆进行大宗交易,信用证券账户的主要特色就是可以通过多种投资产品来形成对冲组合策略,此次放开让信用账户可交易的范围大大增加,便利个人投资者通过信用账户实施投资组合。也可通过杠杆的作用,活跃市场,对于大宗交易、可转债、可交换债、固定收益平台的流动性都有提振作用。 

“此举利好券商股,对于场外配资或者场外杠杆是一种间接的打击。”盘和林预测,未来将有更多高净值投资人在场内以正规渠道,合理利率获取交易资金,进行融资融券。 

今年以来,两融余额屡创新高。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9月13日,沪深两市的融资融券余额为19260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增加106亿元,其中融资余额17527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增加112亿元。 

(编辑 崔漫 才山丹)